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分类导航
方志论坛
花子军:反元的山东农民军
文章来源: 陵城区史志办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4日
  近年来,“花子军”泛指那些装备不整、穿戴破烂的军队;其实最早的花子军是元末农民大起义中活跃在冀鲁的一支山东农民军的专用称谓。

  花子军是花马王的军队

  元朝末年,封建统治者荒淫无耻,阶级矛盾、民族矛盾空前激化,加之黄河多次决口,淹没农田,更加剧了农民苦难,“石人一只眼,排动黄河天下反”,至正十一年(1351)五月,刘福通等人奉白莲教徒韩林儿为主举行起义,起义军都头裹红巾,故号称“红巾军”、“红军”或称“香军”。刘福通奉韩林儿建国号宋、定都于汴梁后,又调拨军队分兵三路,一路攻晋冀,一路趋关中,一路出山东,威胁元大都。出山东的农民军是由毛贵率领。毛贵由海州(今江苏东海)乘海船进至山东半岛,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城池,相继下胶州、莱州、滨州、莒州等地,并且争取了元朝镇守黄河的汉族义军万户田丰起义。田丰先后攻占济宁、东平等地,割断了南北漕运咽喉。元朝派董抟霄率兵镇压,在济南一带同农民军展开了激战。至正十八年(1358),毛贵在河北南皮县设伏击杀董抟霄,扫除了进军元大都的第一道障碍,于是毛贵挥师北上,占领蕲州、通县等地,威逼元大都,迫使元统治者做了迁都避难的打算。这时的田丰率军再次攻克益都,并于四月间攻克了广平路(今河北永年),有力地配合了毛贵的北伐军。至此,毛贵率领的红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元朝在山东的统治力量彻底击毁。但是山东的农民起义军内部却出现了火并的现象,先是赵均用阴谋杀害了毛贵,继之毛贵的部将续继祖又杀害了赵均用。这样益都、济南的各种不同番号的红巾军互相仇杀,出现了群龙无首的局面。为了重整旗鼓,便于领导山东的农民起义军,正在北伐占领了保定的田丰自称花马王,又率兵打回山东。花马王的农民军成了山东保存比较完整的一支力量。

  至正二十一年(1361)六月,元朝统治者借山东农民军互相残杀的机会,派察罕帖木儿率大军前来镇压,八月察罕帖木儿的儿子扩廓帖木儿从东阿造浮桥渡河,田丰带兵前来夺桥,不成,长清被元军占领。接着元将进犯东平,田丰部再次失利。察罕帖木儿以泰山压顶之势迫使田丰部投降。为保存实力,田丰表面上降伏了察罕贴木儿。至正二十二年夏,察罕帖木儿率兵进攻农民军在益都的最后一个据点,被迫降敌的田丰、王士诚瞅准时机,设下埋伏,邀请察罕帖木儿巡营,趁机刺杀了察罕帖木儿。前线主帅被刺,惊动了元朝朝野,京城盛传:白气索日,长五百余丈,经久不散,山东主损一良将。察罕帖木儿的儿子扩廓帖木儿率军继续围攻益都,采取了掘地道攻城的方法。城破,田丰、王士诚被俘,扩廓为父设灵堂,将田丰、王士诚洗剥上身,剖心祭灵,其余的红巾军头目也壮烈牺牲,山东又落入元兵之手。

  田丰追随毛贵占据山东三年之久,在毛贵死后,又以花马王之称领导了整个山东农民军,给元朝统治者以沉重打击。按照习惯,红巾军简称红军,花马王的军队应称为“花军”,可是历来的统治者都是蔑视农民起义军的,花马王的军队不称花军,而称花子军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花子军的影响遍冀鲁

  毛贵领导的农民军占据山东之后,曾两次组织北伐,两次北伐都打到了元大都附近,这样就扩大了山东农民军在河北的影响力。这当中,当然也包括了田丰领导的农民军在北伐中的作用和影响。

  田丰还直接率军多次打下河北省多处城池,《明史•列传第十》:“十八年,田丰复陷东平、济宁、东昌、益都、广平、顺德”,后两地即指今河北省的永年、邢台等地;“二十年,……田丰陷保定,元遣使招之,被杀”。由上可知,田丰率领的农民军转战山东、河北,其影响也遍及冀鲁。

  一些历史资料也证实了花子军在冀鲁一带的影响:

  《云旺走笔——衡水湖风物》(赵云旺):“在衡水县城……相传燕王扫北时,这一带因战乱而流行一种名叫‘花子军’的瘟疫,据说是一种因飞虫叮咬而产生的流行病。”

  《淄川张氏宗谱•世系图》:“学闻明初被花子军之变,山东民死者十之七,当路者言之朝,乃迁冀州枣强之民实之。”

  《明代山东地区枣强移民考》(张金奎):“王氏,上世枣强人也,元末花军称乱,六世祖讳禄者,避兵走济阳,遂占籍三乡。”

  《洪坛寺秘事》(孙建功):“临邑地处鲁北平原,元末一支花子军横行临邑,逢人便杀,分食充饥,仅仅一个多月,临邑的老百姓被杀得血流成河,白骨遍野……花子军撤离后,临邑的老百姓十不存二三。”

  上述记载虽然对花子军的活动时间说法不一,有的说是元末,有的说是明初,这无大关碍,从上述资料可以看出花子军的影响波及冀鲁,并且通过一些家谱记载,至今还在民间流传着花子军的传说。

  花子军是支比较好的农民军

  《洪坛寺秘事》、《淄川张氏宗谱•世系图》把花子军写成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甚至是生食人肉的恶魔,《衡湖史话》则将花子军说成是一种瘟疫,其实这些都是以讹传讹的结果。事实上,花子军是一支较好的农民军。

  第一,元末的山东农民军整体上是好的。《明史•列传第十》记载:刘福通的红军“诸将在外者,率不遵约束,所过焚劫,至啖老弱为粮,福通亦不能制,惟毛贵有智略,其破济南也,立宾兴院,选用元故官姬宗周等分守诸路,叉于莱州立屯田三百六十所,每屯相距三十里,造挽运大车百辆,凡官民田十取其三,多所规画,故得据山东者三年”。这就是说,山东农民军在政治、经济各方面都采取了一些有利于社会稳定的措施,得到了人民拥护,所以能够保持住在山东的三年统治。也就是说山东农民军的整体素质是好的。花子军是山东农民军的一部分,因此说花子军是好的。第二,田丰本人也得到了历史的肯定。首先,花子军的最高领导者田丰是元朝镇守黄河的汉军万户,也就是说田丰是一个汉族有较高政治地位的人,这种人多信仰孔孟之道,在治军方面也讲究“中庸”之道,不可能放纵部下强暴民众。再就是连元朝统治者也认为田丰在山东深得民心。至正二十一年八月元察罕帖木儿率大兵进讨山东,察罕帖木儿“以田丰据山东久,军民服之”(《元史•列传第二十八》),于是首先采取了劝降田丰的作法。田丰在两次失败之后,权衡利弊,表面上答应了投降,但最终设计杀害了察罕帖木儿,为元末农民起义铲除了一个劲敌;当察罕贴木儿的儿子扩廓贴木儿领兵报复性进攻田丰所固守的益都城时,扩廓“衔哀以讨贼,攻城益急,而城守益固,乃穴地通道以入”(《元史•列传第二十八》),在大兵围城数十重的情况下,城内缺粮缺兵,田丰能坚守二个多月,可见田丰得到了军民的拥护,这也是“军民服之”的表现。以上几点说明,田丰领导的花子军是一支较好的山东农民军。

  陵城区史志办


  
加入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德州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德州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078号